当前位置:主页 > 京都之窗

重生之长姐有毒 第三O二章 诡思谋士

发布日期:2017-04-21 17:09  文章来源:网络整理  

    萧家大小姐若是定了意,谁也不能改更,同样的,萧家少爷们若是下定决心,也同样没人能更变。算平日只要长姐一怒,什么决定拗性瞬间都能弃了,这当这决定彻底坚后,就算长姐再如何不能认同,如何要他们改了意。

    这意,也断难再改。

    所以萧家四少回京暗藏拐子巷,私为长姐探寻京都皇城秘隐,这一件事最终也只能定了。

    四弟已是铁了心,就算萧楚愔再如何叱喝,怕也难改其意。就算真因长姐动怒,面上应着,可依了萧楚瑞的脾性,只要出了这门,他必直往京都赶去。

    既是晓清胞弟脾性,知道他已铁了心要去京都,就算自己想要强改,怕也是改不得的。横竖这些胞弟的脾性,根骨里都和自己一样,故而最后萧楚愔也只能妥协。

    不再要求胞弟放弃潜回京都的念头,而是要他答应自己,不若如何,万事小心。

    送着胞弟,出了屋门,萧楚愔不忘再言警道。

    “楚瑞,五个混蛋里就属你最狡敏,也最机灵,总是一肚子旁人猜都猜不到的坏水。虽然你这混小子很聪明,素来都不会叫人占了便宜吃了亏。不过如今的京都毕竟今时不同往日,京都上下暗藏杀隐。你此番前去,切莫随性胡来意气用事。切记万事都要以自己的安危为先,绝不能出事。”

    “长姐你就放心吧,你家四弟我虽然混,不过也是个惜命的主,不会由性胡来的。倘若嗅到危险,四弟绝对头一个逃离京都,长姐就安心吧。”

    终还是难安,再多的叮嘱仍是不够。这要是搁在往时,萧楚愔这连番不知停的叮嘱定是换来楚瑞吊儿郎当的回,觉着长姐想多了。只是现在,毕竟不同以往,长姐的嘱叮楚瑞字字全入了心。没有吊儿郎当怪阴着语气的回,而是听完长姐的嘱叮,楚瑞这才点着头全都应了。应下的点,为了是叫长姐可以心安,可是点笑应后,楚瑞说道。

    “四弟此行必是万事当心,长姐就不用忧了,再说了,此次回京入潜,也不是四弟独身一人独去。”

    非楚瑞一人独身,这话顿叫萧楚愔迷了,正是锁眉打算询时,却忽见屋外院中,不知何时竟是站了两人。

    一人乃是寒烨,而另一人,则是拐子巷昔日地霸。

    陈留香。

    陈留香不知何时入的府邸,此时人正立在院中,同寒烨无声对视。便是闻听屋门开敞,两人收视挪移,待看到萧楚愔和楚瑞从屋内行出,且萧楚愔已留神到他两存在,陈留香这才上了前,揖礼说道。

    “萧大小姐!”

    揖礼问后,随后视线已是落到楚瑞身上,便是眸视落定眼已含笑,陈留香说道:“原在这,倒是让我好找。”

    楚瑞现身宜城,想来并非独身一人,也正是清知楚瑞并非独身,明了他方才那话究竟何意,萧楚愔这儿,终是松舒了一口气。那提在心上屡难安落的心,在看到陈留香的那一刻渐渐落了,也是心落之后,萧楚愔当下欠了身,回礼说道。

    “陈公子,许久不见,可是安好。”

    萧家大小姐的欠安,如何可不回,当下视线从楚瑞身上移落到萧楚愔这儿,陈留香颔回道:“一切妥安,承蒙萧大小姐挂记。”

    “一切妥安,便是极好,这段时日,我家混弟多谢陈公子照顾了。”

    “四公子乃是陈某知己,照料本是应当,萧大小姐无需客气。”萧楚愔这一番谢,陈留香那儿显然不觉有何不当不受,因为在陈留香的世界里,照顾兄弟知己,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。故而萧楚愔的谢刚刚道落,陈留香已是言道无需,也是此话落后,陈留香说道。

    “当日承了萧大小姐所托,护送几位少爷离京,只是途中遭了事,倒是同其他几位少爷走散了。不过人虽散,如今仍是不清下落,但是萧大小姐无需忧担,陈某兄弟定会护大公子三公子周全。”

    当日护送萧家三位少爷离京,并不止是陈留香一人,还有不少他特地请来的兄弟。那些兄弟虽不是什么江湖上让人颂传的侠者,却皆是极讲义气之人。

    故而有那些人护着其他二人,想来也无需担心。

    陈留香行事,可信,也正是因了他的这一番话,萧楚愔当即再谢。

    感谢的话,已是落言,便是言落,萧楚瑞直接上了前,开口说道:“长姐,时辰不早了,有些事宜早不宜迟,四弟这儿也就不在耽搁,先离了。”很多事情真是宜早不宜迟,故而楚瑞也不在多呆。

    看着长姐,笑着说了这话,也是话落,楚瑞转眸看向陈留香,说道:“离了京都许久,甚是念想拐子巷,陈兄,可愿一道?”

    “拐子巷吗?”呵了一声,压声落笑,无端说起拐子巷,楚瑞到底再打什么主意,陈留香和寒烨一眼便是了清。也是心下顿明,对上楚瑞的眼,陈留香回道:“若是四公子想去,陈某,奉陪到底。”

    楚瑞独身一人回京都,潜入拐子巷,萧楚愔心下终是难安,可如今多了个陈留香。虽然那京都仍是个豺狼虎豹横行的地儿,可拐子巷毕竟是陈留香的地盘,有他跟着,萧楚愔总是安心。

    当下闻后,看审二人,便是一圈游过,萧楚愔看着陈留香说道:“京都之事,楚愔在此先谢陈公子,至于我家这混弟,便托付给陈公子了。”

    此话,是自内心的,不过话内的用词,却叫人怎么听怎么觉怪。当下萧家四少那儿可是不乐意了,直接囔着喊道。

    “托付?长姐,你就不能换个词吗?”

    “需换吗?我到觉着这词,用得很妥啊。”

    自家胞弟的反嘟,萧家大小姐素来不搁在心上,也是直接漠了视,而后看着陈留香再言谢道。便是谢语落后,几番笑叮,萧楚愔这才看着陈留香与四弟一道离了宜城守将府邸。

    直到离开,萧家四少一眼都没落到寒烨那儿,等人离后,那默了许久的逍遥王才轻了声,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陈留香,不是个好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好人?很重要吗?”寒烨的话,换得萧楚愔的回,也是声回语落,转眸看着寒烨,萧楚愔说道:“不管他是不是好人,皆是不打紧的,只要他真心待楚瑞好,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对于旁人来说是不是好人,哪就真那样打紧了?只要他对自家人是真心实意的好,一切,也就够了。

    冷下的话,一切皆是冷的,也是字语间都透了冷,萧楚愔端了身,随后离了这儿。

    浩北这儿目前正是紧锣密鼓整休待攻,而京都那儿,屡战屡败的当今圣上,终是有些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虽然南下大张的网,随时等着浩北大军自投,可这网不管张得多大,多结实,要是这想逮的猎物手头藏有锋利的武器,再结实的网也是不顶用的。

    接连攻下横河南下多座城池,就算寒祁如何性稳意定,这一次也是难再忍安。朝堂之上刚刚泄了一通的火,如今回了御书房,这心下的怒仍是盘焚。看着殿内跪下不敢抬身的臣子,当今圣上这心内便是一通怒不出的言。

    一朝文武,满堂奇才,最后呢?竟是连一个女人都比不过,叫人生生夺了那样多座城池。这样的事不管落在那个当权者身上,谁能不动怒。

    怒。

    那是盘堆已久的怒,也是压盘了许久的戾怒,坐在堂上看着跪下的诸位大臣,寒祁那儿,已笑冷。

    冷下的笑,声声骇人,便是惊骇之下心都提至嗓眼处,朝官们终于听到圣上开了口。

    每一个字,都是那戾阴下的沉。也是这沉沉压凛的声撞了耳,臣官听到寒祁讽着声,说道。

    “满堂将才,却连几座城池都守不住,叫人战战皆捷,城城占夺。你们说,你们这些朝官武将,朕留着还有何用?连着区区一只浩北大军,一个女人,你们都赢不了,朕留着你们这些只知那俸禄的庸才,有何用?”

    既是无用,自然也就没必要留着。

    寒祁这话,已足惊心,当下底下官臣忙是跪拜请罪。

    浩北之军的连连告捷,动的不只是寒祁一人,便是京中朝官也是难解。就算浩北之军如何悍强,可这一路的连连告捷,未免太过悍彪。浩北之军悍彪,京中臣官极是难解,不过更难解的还是那浩北军内的女军师。

    区区一名女子,就算曾是京都四家之萧家的当家家主,可她真有那样的能耐?真能领率浩北,屡战不败?

    对于浩北之军屡次征战,屡番告捷,寒祁这儿自然戾焚,便是臣官那儿,也是苦而不知如何道言。故而陛下这一番怒下的斥,朝官那儿已是直接显了难纠,跪在那儿不住连声请罪,也是罪请之后,那官位较高平日也多得寒祁信赖的刘大人,颤着声,说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息怒,臣等无能,是臣等愧对陛下信赖。只是这浩北大军,本就是沙场上的佼者,而如今那已是投敌的萧家家主,又是个思诡难猜的主,臣等已是费心狡尽,可是,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战思之上他们也是用了心的,怎奈狡不过人家,屡屡叫人用了奸计夺了城池。对于这一件事,朝官也是有苦无言。只是朝廷既然让他们为官,花了俸禄养着他们,要的就是他们能为己效力,而不是得来这一句已是尽力。

    故而刘大人这一番托词,落于寒祁耳中自是引得当今圣上冷了笑。本就看不出任何颜色只剩下戾杀的眸中,顿是再现杀游,便是戾气那瞬直接溢爆现出,寒祁冷着声,说道。

    “已是费心狡尽,这么说来,还是朕错怪你们了?”

    “臣不敢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吗?”冷冷的一笑,却比任何都要骇人,便是这一番冷得宛如腊月寒冷的笑哼,叫殿下几位朝臣皆僵了身。

    圣上冷讽,道言错怪他们,当今圣上如何会错怪旁人,便是怪了,也断然不会是错的。故而寒祁这话落后,几位朝官已是明了自己的下场。

    心内,顿是崩了,便是心神全崩连声叩求,也换不回自己的命。

    摆了手,示意护卫将这些不得用的庸臣请下去,就在寒祁坐于殿上,阖目拧眉思寻时。殿外有人来报,说郭复求见。

    郭复素来不入宫中,常年身至民间,今日竟是入宫求见,必有要事。也是因闻郭复求见,寒祁登是睁了眸,随后命传。

    内侍退下,不多时郭复入殿,而这行入殿中的并非他一人,身后还随了一人。

    因不清那随着入宫的人究竟是谁,故而寒祁已是饧眯着眼,细端起来。

    入了殿内,先是叩拜大礼,也是礼落,郭复闻寒祁问道:“今日竟是亲自入宫,看来郭公子是有要事奏禀。不知郭公子所禀之事,为何?身后那人,又是何人。”

    对于郭复要禀的事,寒祁显然并不是特别上心,如今的他,到对这随着郭复入殿的人很是起性。

    一身再常见不过的儒生装扮,这书生模样的人若是行在大街上,必不会引得旁人多心留意。可当寒祁瞧见他,第一眼起,却可断定这人并非一介俗人。

    人虽无色,可那一双眼,却透隐诸多,便是冲了书生那一双眼,对于这人,寒祁便有兴趣。

    旁的事他一概没有兴趣,现在的寒祁就想知道这名书生是谁,郭复带他入宫,想干什么。

    寒祁看人,向来极准,也是这番询落后,郭复揖礼回道:“禀陛下,此人名为林泽。”

    “林泽?”

    “正是,不知陛下可曾闻过,江湖上有一奇人,虽手无缚鸡,却叫江湖人士叹而却步,不敢随意招惹。”

    “江湖吗?朕对江湖事素来不清,郭公子当是清的。”

    “草民失过,妄自询语,还望陛下恕罪。江湖之事陛下虽是不清,不过只要是江湖众人,却人人皆识毒书生,林泽。”

    “毒书生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揖礼落,声渐沉,也是声沉语低,郭复说道:“思诡狡,歹行杀,敏思常人不可及,心计俗人不可避。故而江湖人送一号,毒书生。”